“耄耋组合”笔耕不辍 乐在传承那些城市童趣
 丹东新闻网 2019-03-21 09:05:51

丹东的山水之间蕴含着不少民俗,91岁的陈季先、88岁的于福洪,在古稀之年拿起笔,用一段段文字,一幅幅漫画,记录那些将被遗忘的儿时童趣,再现丹东历史风貌。

2007年,在振安区珍珠党员活动站组织的一次党员研讨会上,大伙结合家乡变化谈感想。从小就生活在鸭绿江边的于福洪在发言中,回忆起东坎子的变化,一个个生动的故事听得大伙是津津有味。会后,社区负责关心下一代工作的小贺找到了于福洪,邀请他在寒暑假期给孩子们讲故事。“从来没讲过,讲什么呢?”于福洪有些为难。“就讲讲过去到现在,你亲身经历的鸭绿江边的变化,过去有现在没有了的景物,讲讲孩子不知道,甚至父母也不知道的事呗。”“这个我能写。”于是,于福洪动起笔,拟定了一份写作目录,包括百余题目,涉及到整个临江一带的历史变迁、人文景观和习俗。

在一个地方住了八十多年,于福洪的心头自然有许多关于这个地区的记忆。许多事儿都是亲身经历,想到什么了就写下来,弄不明白就去问知情人,就这样先后完成了数十个故事。其中有临江街、燕窝街、石庙子、珍珠泡等地名的来历;还有鸭绿江中的土燕子等已消失和正在消失的动物;有“老龙头和虎耳山”、薛礼庙等传说,还有“文开江和武开江”、冰上运输工具爬犁、雨中燕舞等奇景。于福洪对待写作态度严谨,对不确定的部分会实地考察,或是到档案馆查资料,或凭着自己的记忆到当地向那些岁数比自己还大的人讨教。“孩子们非常爱听,都叫我会讲故事的于爷爷。家长也跟我说:您老讲的故事我们都没看见过……”于福洪告诉记者,在社区工作人员建议下,他把所讲故事的手稿整理出来,《照银鱼》和《冰爬犁》等文章相继在报纸上作为“文史资料”发表了,这让老人大感意外:“拉拉杂杂的那些事儿竟成了资料!”他这才明白,记忆里那些逐渐消失的旧事儿,都是民俗。随着城市的发展,眼看一些旧事物消失了,很多民俗只能从一些七八十岁老人的记忆中搜寻,如果没人记录、整理,很可能就永远失传。他也有了一种紧迫感。

就这样边讲边写,从2009年至今,于福洪已经写出一百多篇、近十五万字的丹东民俗故事。为了让孩子们听得更明白,每次讲故事时,于福洪按照段落的内容有条理地讲。后来他突发奇想,“如果将这一段段文字配上图画,孩子们一定更容易看懂。”可是自己并不擅长绘画,这画由谁配呢?刚好当时珍珠党员活动站为丹东著名漫画家陈季先老人成立了一个漫画工作室,每周五陈季先都会在漫画工作室免费教孩子们画漫画。因为同在一个活动站,又同是关心下一代委员会的成员,再加上相仿的年龄和成长背景,陈季先对于福洪的故事很有共鸣感。于是,“耄耋二老”组合一拍即合,从此以后开始一起创作。

因为都是珍珠社区关心下一代委员会的成员,陈季先和于福洪在接触孩子们的时候发现,现在孩子们的课余时间大多被电脑和手机占据,变成“低头一族”,不仅失去了孩童的活泼劲头,更危害身体健康。两位老人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时,说:“我们小时候,穷得吃不上饭,更别提什么玩具,但只要是几个孩子凑到一起,玩的无论是传统的游戏或是我们自己发明的游戏,都特别有意思!玩的那些现在的孩子恐怕听都没听过……”为了还原上世纪70年代的童趣,“耄耋组合”开始创作漫画专栏“老画儿说”。

无论白天还是夜里,每当想到一个题目,于福洪就赶紧在纸条上写下相关内容,再经几番修改,最终成稿。当社区有活动时,于福洪就将这几张写有新内容的纸条拿给陈季先。回家后,陈季先将自己亲身经历结合于福洪所描述的画面,创作出了一幅又一幅生动形象的漫画作品。等下次活动时,陈季先再把画稿拿给于福洪审核,若有不妥二老就商量着修改。

踩高跷、捏泥巴、火车来了、老母鸡的爱心、蹊跷板、辨小蛙……一幅幅小画,用的是简单又具美感的线条;一段段文字,描写得生动又详实。一图一文,涵括老年间的生活、游戏、年节等多个方面,全面还原了当时孩童们的快乐生活。“耄耋组合”告诉记者,“老画儿说”专栏现在已有成稿70多篇,部分内容以连载的形式刊登在《丹东日报》鸭绿江周刊专版,市少年图书馆也有意将“老画儿说”专栏出成漫画小册。

“于福洪的肚子里有数不尽的故事,我又停不下手中的画笔,我们会继续将这个栏目创作下去,努力记录下老年间的丹东民俗和儿时童趣。希望让我们的同辈人看着有共鸣,有追忆;让现在的青少年也看看以前小孩们在困苦的生活中如何自娱自乐,忆苦思甜,最好还能把这些小游戏传承下去……”采访结束时,陈季先老人感慨地说,他们这么做,为的就是把这些祖辈传下来的民俗文化,鸭绿江的风情留给这座美丽的城市。

记者 刘思玘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