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精细 啃下脱贫“硬骨头”
 丹东新闻网 2018-10-17 07:06:01

——来自脱贫攻坚的调研与思考

层峦叠嶂,万壑绵延,一条条蜿蜒曲折的盘山路,通向宽甸满族自治县的沟沟岔岔。

九山半水半分田,形象地概括出宽甸的地貌特征。从市内驱车去往宽甸的下露河、振江、大西岔等乡镇,途中需要翻越数座崇山峻岭。一座座高山,一条条沟壑,横亘在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境内,造成交通闭塞、基础条件薄弱的同时,也阻挡了大山里的人们走上富裕路。2015年末,全市124个贫困村,宽甸就占106个。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市上下众志成城,打响了力度空前的脱贫攻坚战,目前宽甸还剩下35个贫困村,今年底必须全部脱贫。“脱贫攻坚本来就是一场硬仗,至今没有脱贫的,都是‘硬骨头中的硬骨头’。”市扶贫办工作人员介绍,我市的脱贫攻坚工作已经进入了“深水区”,到了攻营拔寨的冲刺阶段,能否如期打赢这场硬仗,不仅关系着我市能否提前两年消除贫困,更关系着我市乡村振兴能否顺利进行。那么,我市是如何啃掉深度贫困“硬骨头”的?连日来,记者深入部分贫困村进行了实地调研。

“造血”扶贫 特殊群体有了致富路径

山绿水清,空气清新,大山深处的下露河朝鲜族乡双广村,一片丰收景象。采访时,5组村民艾德友正抱着一捆秸秆来到羊圈,数十只山羊慢慢地走到羊槽跟前。望着羊儿吃得正欢,艾德友高兴地说:“这些羊改变了家里的贫困生活。”

年近六旬的艾德友身体多病,妻子患尿毒症,每周需要到县里的医院做3次透析。沉重的医疗负担让这个贫困之家看不到一丝致富的光亮。脱贫攻坚战役打响后,村两委和帮扶单位考虑艾德友有养羊经验,加上市场上对绒山羊需求量逐年增加,便帮扶艾德友发展绒山羊养殖产业。经过一年的精心饲养和管理,去年艾德友家出栏20只绒山羊,获利1.8万元,加上板栗和粮食收入,家里有了3万元的进账。“这笔收入是我过去不敢想的,今年村里和帮扶单位又帮我发展5亩林下参,往后的日子不愁了。”艾德友憨笑着说。

因病致贫、因残致贫问题在我市农村十分严重,因此致贫的人口占贫困人口的72.8%。这部分家庭贫困程度深、脱贫难度大,尤其是年老体弱者和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不仅因长期求医问药使家庭陷于困境,还因需要护理使家人失去劳务创收机会。身体不好,不能从事体力劳动,除了“输血式”扶贫再无他路。这部分人的贫困问题不解决,脱贫攻坚工作就会流于形式。然而,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对于这块难啃的“硬骨头”,我市立足“造血式”扶贫,走出了一条老弱病残贫困家庭增收脱贫的新路径。

让贫困户有产业。宽甸大西岔镇临江村村民关吉文每天都到地里侍弄人参,同村的乡亲发现,关吉文一改往日愁容,脸上始终挂满幸福的笑容。更让关吉文高兴的是,他家住上了崭新的大瓦房,长沙发、茶几、大屏幕彩电、整体橱柜、地热设施、冲水马桶、太阳能热水器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而在一年前,他家还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关吉文说,享受危房改建政策、各级政府帮助发展人参种植产业,脱贫攻坚的坚实之举不仅让他过上好日子,还让他对未来充满信心。像关吉文一样,有了致富产业的贫困户在我市数不胜数。太平哨镇茧场沟村14组村民张连胜,一家人住在不到60平方米的两间黄泥房里,十多年来,由于缺少资金,翻建房屋的梦想一直没有实现。眼瞅着孩子又要上大学,张连胜更是愁眉不展。他想靠出国打工来改变家里的贫困状况,结果是东拼西凑的4万元费用被骗走了。对于这个家庭来说,4万元可是一笔巨资,张连胜失去了生活的信心。驻村干部了解情况后,与村委会共同帮他从村扶贫互助资金贷了1万元,让他从事柞蚕放养产业。没想到,蚕茧行情越来越好,张连胜一年就挣了8万元。外债、孩子上学的费用都有着落了,张连胜逢人就说:“扶贫解除了我的困境。”

让贫困户当股东。有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可以通过产业来致富,没有劳动能力的咋办?大西岔镇杨林村的作法为全市树立了样板。杨林村党支部以支部+基地+贫困户+企业“四位一体”模式组建脱贫产业合作社,通过“四议一审两公开”民主决策程序,把互助、扶贫、专项等资金投入到村集体发展的蓝莓、软枣猕猴桃种植及养牛等6个合作社中,每户建档立卡贫困户都享有分红权益。以目前已经见效的蓝莓合作社为例,2015年,入股蓝莓基地的97户贫困户,每户分得红利453元。2016年,全村30户贫困户在基地打工实现户均增收4000元,20户贫困户通过土地流转户均增收2000元,63户贫困户实现每户分红500元。待所有产业基地都达产后,建档立卡贫困户户均分红可超过万元。为了让年老体弱者多条增收渠道,杨林村积极发展庭院经济。72岁的李生信,儿女不在身边,他和患脑梗、卧床不起的老伴儿生活艰难。村党支部为其争取了1万元扶贫资金,投资村办企业实现利润分红的同时,还帮他在房前屋后发展庭院经济,栽10株软枣猕猴桃、3亩刺嫩芽,散养笨鸡、笨鸭。现在,李生信隔三差五就把鸡鸭和蛋送到村里的电商服务部,电商服务部帮他销售,李生信家多了一笔收入。

让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变员工,贫困户获得相应的租金、股金、薪金,类似的做法在很多贫困村得以实施。青山沟镇钟家堡村从65户村民手里租了180亩土地发展产业,112名贫困人口人均增收803元。“把地租出去,每年有1000元的租金。我还到景区打工,每年又有四五千元的收入,年底还能分红。”1组贫困户于振富高兴地说。永甸镇窑场村则利用扶贫互助资金投资45万元,建成光伏发电项目,每年收入的5万元,全部给那些没有劳动能力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分红。“不用我出钱出力,只要有阳光,我就有收入!”采访中,一位身患重病的贫困户说,由于失去了劳动能力,他只能靠低保和救济生活,现在村里发展光伏产业,他的生活也跟着见了亮。据了解,我市已在贫困村建成49个光伏发电项目,其收益全部用于为贫困户增收。

思想攻坚 变“要我脱贫”为“我要脱贫”

“脱贫攻坚千难万难,最难的是部分贫困群众不怕穷,他们四肢健全,却甘愿贫困,整天过着吃饱混天黑的日子。有的人甚至把领取救济当成生计方式,只想伸手,不愿动手。”采访中,一位基层扶贫干部道出了在工作中遇到的苦恼,“我们带着满腔的热情去扶贫,换来的却是有劲儿使不上的感觉。”

调查发现,如今在一些贫困村,“靠着墙根晒太阳,等着别人送小康”现象依然存在。有的人宁愿窝在山旮旯里,也不外出务工。还有的让他们发展产业,他们担心赔钱,啥都不愿干。记者在下露河朝鲜族乡采访发现,有一户贫困户住在河边,房屋年久失修成为险房。每年汛期,他家成了镇、村干部的重点牵挂对象。两年前,县、镇两级政府将他家纳入危房改造中,补贴3万元帮助重新建房。村委会也积极帮助选址,可这户人家非要在耕地上建房。而耕地是不能改变用途的,建房更是违法行为。不论镇、村干部怎么做工作,这户人家就是不为所动。“对于有些贫困户来说,要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一位村干部说,他已经记不清镇、村干部到贫困户家做了多少次工作。为了做通工作,他们还找贫困户的亲友帮忙劝说。

扶贫必先扶志,脱贫必先脱懒,“自甘贫”的思想不消除,脱贫攻坚的任务就难以完成。长甸镇四平村贫困户于海胜,妻子患风湿病多年,儿子身体弱。对于未来生活,于海胜觉得自己既无资金又无技术,只能依赖政府救济。驻村干部多次登门,同他聊扶贫政策、脱贫典型、发展思路,一家人渐渐地心活了。驻村干部帮助他家翻建了危房,于海胜养了几十只笨鸡、承包蚕场放蚕,一家人很快摆脱了贫困。四十岁出头的长甸镇台沟村19组建档立卡贫困户王文龙,患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体重一百三十多公斤,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王文龙无力承受家庭重担,便抱着过一天是一天的想法,对于发展产业脱贫十分抵触。为了重燃他的生活希望,村委会和驻村干部多次到他家,鼓励他重拾冷棚甜瓜种植技术。在大家的帮助下,冷棚建起来了,一年下来,扣除成本,净剩3.5万元。尝到甜头的王文龙看到了曙光,甜瓜下市后,他又在冷棚里种上了水果萝卜,土地得到二次利用,他多收入了八千多元。去年,村里发展草莓种植产业,成立草莓专业合作社,王文龙积极参与,并担任了合作社理事会成员。他和妻子一起到合作社打工,为其他村民发展冷棚甜瓜提供技术指导。现在,村里的冷棚甜瓜已经发展到百余亩。王文龙精神面貌变样了,说话的底气也足了。“是党的好政策,让我甩掉了穷帽子!”

记者 唐莉

记者感言

乡村振兴,首先要靠产业兴旺。脱贫攻坚也离不开产业的推动。产业已成为农村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利器。要想让贫困户通过产业改变贫穷状况,一方面需依托党组织和专业合作社,通过投资入股、土地入股等形式,把村集体和贫困户手中的“死资源”变成“活本钱”,让“沉睡”的资源活起来,不断增加老弱病残和失去劳动能力群众的财产性收入。另一方面,需引导贫困村的干部群众转变思想观念,变“要我脱贫”为“我要脱贫”,不断激活内生动力,根除观念上的“深度贫困”,实现长久稳定脱贫。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

博评网